您好!欢迎访问海韵视频网!

从李登辉到蔡英文 台湾总统赴美国大学演讲的变与不变

海峡两岸 67℃ 0

1995年6月10日,李登辉在美国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欧林讲座(Olin ecture)发表“民之所欲,常在我心”的演讲,是台湾总统首度在美国大学演说,内容也相当震撼。很久以后才有2015年马英九在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演讲,但改为闭门不公开的形式。李登辉演讲后的24年,这次蔡英文在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演讲,是第三次、也是公开内容的第二次,若将之与李登辉比较,可以挖掘出一些相当有意义的变化与不变。 7月12日蔡英文在哥伦比亚大学演讲,是台湾总统第二次在美国大学演讲并公开内容(图源: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官网) 首先,可以比较李登辉、蔡英文提到“台湾”与“中国”的次数。1995年李登辉在康奈尔大学演讲,以其英文原文来看,一共谈到“台湾”(Taiwan)37次、“中国”(China,含Chinese)23次;蔡英文则谈了“台湾”(Taiwan)24次、“中国”(China,含Chinese)8次。值得进一步说明的是,李登辉讲的是“中华民国在台湾”(Republic of China on Taiwan)与“大陆”(Mainland)的对比,当他讲“China”时,多是提到“中华民国在台湾”,而论及“Chinese”时,基本上是指纯粹血缘文化、没有政治意味的“中国人”;而蔡英文则满是“台湾”(Taiwan)与“中国”(China)的对比,提到“Chinese”时,完全只是描述地理与市场,不涉及人与文化。 特别值得琢磨的是,李登辉提到“全体中国人”(all the Chinese people)的同时,也强调“中华民国在台湾2,100万人民”(the 21 million people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on Taiwan),后者在台湾总统府的中文翻译中,是以“台湾地区的2,100万中国人”表示,翻译与原话显著有落差。 其次,两人演讲的主轴用语皆是“民主”(democracy)。李登辉提了24次;蔡英文则高达32次;至于“自由”(freedom),李登辉提到9次、蔡英文8次。李登辉特别强调的民主,在蔡英文的演讲中,被进一步放大。显然,蔡英文拉大民主的成分,是为了尽力推销台美的“理念相近”。而推销“理念相近”的最好方式,当然就是拿出“专制独裁”(authoritarian)作为对比。“专制独裁”这个李登辉没提到的词汇,蔡英文足足用了6次,对象显然是中共。 蔡英文提到,台湾在“中国阴影的垄罩”下发展民主,“和美国一样,在我们追求民主的路径上滴满了先人的血汗及泪水。现在轮到我们接下他们的棒子,继续高举火炬,为还在往民主道路奋力挣扎的国家,照亮前途”。这种表述近似于佛教“割肉喂鹰”、中国传统神话“愚公移山”或者希腊神话“普罗米修斯”般不挠的牺牲奉献精神,其实是一种举着民主“神主牌”,强调台湾重要性的外交话语。跟李登辉的差别只在于,蔡英文明确划出了一个“威权专制”的对立面,作为二元论述的底本。 1995年李登辉(右)以私人身份访美,并在康奈尔大学演讲提出“中华民国在台湾”,不久后台海即爆发飞弹危机(图源:AFP) 第三,蔡英文的开创性,在使用“香港”凸显民主与威权之间的差异。这一点值得注意,因为此前台湾外交系统才在欧美各国频频投书声援香港,一个月左右的时光,即达10次之多,塑造一波外交攻势,这果然是对蔡英文演讲内容的一出前戏。虽然蔡英文只提到香港两次,但都是为了大力批判一国两制的失败,以及放在民主与威权二元对抗架构下,铺陈威权之下追求民主的艰辛。 相关阅读    “猎巫”心态 对两岸关系发展无济于事    习特会后马上“变脸” 台学者:美围堵中国的两面手法    蔡英文出访前夕 台湾为何发动外交攻势聚焦香港 蔡英文提到“我们看到这个威胁正在冲击香港,年轻人没有管道发声,只好走上街头为民主自由拼搏”。在演讲全程中,蔡英文提到了“威胁”达5次,其中又常以“这个威胁”(this threat)表示,但究竟什么是“这个威胁”?她虽没明讲,但也绝对不是对牛弹琴,弦外之音就是讲中共。不仅将“威胁”与香港链接,更与“信息时代”相结合,颇有刻意强调信息安全与假新闻──这些美国政治人物与智库报告近期重视概念的意涵。 最后,回归百姓生活层面,在经济发展论述上尤可以看出李登辉与蔡英文的差异,李登辉很自信、而蔡英文很空虚。李登辉访美时,独独有一大段落畅谈“台湾经验”,这主要是指经济奇迹与和平政治改革。李登辉提到,“去年(1994年)贸易总额高达1,800亿美元;国民平均所得为12,000美元,外汇存底达970亿美元,仅次于日本,高居全球第二位”,那时候说起这番话,想必是意气风发。 可是2019年的蔡英文,虽然在演讲中数次强调“经济与民主密不可分”,实际上谈到的经济民生成果,却相当空虚。诸如“台湾已决心开辟一条新路来发展经济”、“我们着手经济转型,打造有利的投资环境,海外台商回流数已创下新纪录”、“新南向政策……成长具永续性”。不过,这些“政绩”其实并没有能提升台湾人民生活水平,更没能解决薪资停滞不前、房价居高不下以及生育率世界垫底的民生困境,美好的宣传还接不上地气。 整体来看,其实就时间点而言,李登辉跟蔡英文访美到大学演讲,都在台湾总统大选“选前”,选前访问美国并演讲,实在难以跟选举脱钩。李、蔡两人的演讲在脉络上相当清楚,试图借由在美国这个足以号令四海的“民主京城”发表演讲,来诉诸台湾内部选举的支持(标准的“出口转内销”)。 然而,李登辉与蔡英文面对的时代毕竟不可同日而语,李登辉时代的台湾还有相当大的资本进行操作,而蔡英文又有多少筹码?李登辉至少还表现他的心跟台湾人民对政治与经济的渴求是站在一起的;蔡英文呢?中国大陆崛起至今,美国对其展开施压,但是早早就靠在美国身边“站队”的台湾,内部却是经济民生的下滑与社会底层的焦躁不安。要知道,蔡英文在美国不断地大谈民主与香港,无助于改善两岸的紧张,也无助于香港的稳定,更无助于台湾追求此后的经济发展。 ...转自多维新闻网http://www.dwnews.com...1563198757121...

1995年6月10日,李登辉在美国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欧林讲座(Olin ecture)发表“民之所欲,常在我心”的演讲,是台湾总统首度在美国大学演说,内容也相当震撼。很久以后才有2015年马英九在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演讲,但改为闭门不公开的形式。李登辉演讲后的24年,这次蔡英文在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演讲,是第三次、也是公开内容的第二次,若将之与李登辉比较,可以挖掘出一些相当有意义的变化与不变。 7月12日蔡英文在哥伦比亚大学演讲,是台湾总统第二次在美国大学演讲并公开内容(图源: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官网) 首先,可以比较李登辉、蔡英文提到“台湾”与“中国”的次数。1995年李登辉在康奈尔大学演讲,以其英文原文来看,一共谈到“台湾”(Taiwan)37次、“中国”(China,含Chinese)23次;蔡英文则谈了“台湾”(Taiwan)24次、“中国”(China,含Chinese)8次。值得进一步说明的是,李登辉讲的是“中华民国在台湾”(Republic of China on Taiwan)与“大陆”(Mainland)的对比,当他讲“China”时,多是提到“中华民国在台湾”,而论及“Chinese”时,基本上是指纯粹血缘文化、没有政治意味的“中国人”;而蔡英文则满是“台湾”(Taiwan)与“中国”(China)的对比,提到“Chinese”时,完全只是描述地理与市场,不涉及人与文化。 特别值得琢磨的是,李登辉提到“全体中国人”(all the Chinese people)的同时,也强调“中华民国在台湾2,100万人民”(the 21 million people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on Taiwan),后者在台湾总统府的中文翻译中,是以“台湾地区的2,100万中国人”表示,翻译与原话显著有落差。 其次,两人演讲的主轴用语皆是“民主”(democracy)。李登辉提了24次;蔡英文则高达32次;至于“自由”(freedom),李登辉提到9次、蔡英文8次。李登辉特别强调的民主,在蔡英文的演讲中,被进一步放大。显然,蔡英文拉大民主的成分,是为了尽力推销台美的“理念相近”。而推销“理念相近”的最好方式,当然就是拿出“专制独裁”(authoritarian)作为对比。“专制独裁”这个李登辉没提到的词汇,蔡英文足足用了6次,对象显然是中共。 蔡英文提到,台湾在“中国阴影的垄罩”下发展民主,“和美国一样,在我们追求民主的路径上滴满了先人的血汗及泪水。现在轮到我们接下他们的棒子,继续高举火炬,为还在往民主道路奋力挣扎的国家,照亮前途”。这种表述近似于佛教“割肉喂鹰”、中国传统神话“愚公移山”或者希腊神话“普罗米修斯”般不挠的牺牲奉献精神,其实是一种举着民主“神主牌”,强调台湾重要性的外交话语。跟李登辉的差别只在于,蔡英文明确划出了一个“威权专制”的对立面,作为二元论述的底本。 1995年李登辉(右)以私人身份访美,并在康奈尔大学演讲提出“中华民国在台湾”,不久后台海即爆发飞弹危机(图源:AFP) 第三,蔡英文的开创性,在使用“香港”凸显民主与威权之间的差异。这一点值得注意,因为此前台湾外交系统才在欧美各国频频投书声援香港,一个月左右的时光,即达10次之多,塑造一波外交攻势,这果然是对蔡英文演讲内容的一出前戏。虽然蔡英文只提到香港两次,但都是为了大力批判一国两制的失败,以及放在民主与威权二元对抗架构下,铺陈威权之下追求民主的艰辛。 相关阅读    “猎巫”心态 对两岸关系发展无济于事    习特会后马上“变脸” 台学者:美围堵中国的两面手法    蔡英文出访前夕 台湾为何发动外交攻势聚焦香港 蔡英文提到“我们看到这个威胁正在冲击香港,年轻人没有管道发声,只好走上街头为民主自由拼搏”。在演讲全程中,蔡英文提到了“威胁”达5次,其中又常以“这个威胁”(this threat)表示,但究竟什么是“这个威胁”?她虽没明讲,但也绝对不是对牛弹琴,弦外之音就是讲中共。不仅将“威胁”与香港链接,更与“信息时代”相结合,颇有刻意强调信息安全与假新闻──这些美国政治人物与智库报告近期重视概念的意涵。 最后,回归百姓生活层面,在经济发展论述上尤可以看出李登辉与蔡英文的差异,李登辉很自信、而蔡英文很空虚。李登辉访美时,独独有一大段落畅谈“台湾经验”,这主要是指经济奇迹与和平政治改革。李登辉提到,“去年(1994年)贸易总额高达1,800亿美元;国民平均所得为12,000美元,外汇存底达970亿美元,仅次于日本,高居全球第二位”,那时候说起这番话,想必是意气风发。 可是2019年的蔡英文,虽然在演讲中数次强调“经济与民主密不可分”,实际上谈到的经济民生成果,却相当空虚。诸如“台湾已决心开辟一条新路来发展经济”、“我们着手经济转型,打造有利的投资环境,海外台商回流数已创下新纪录”、“新南向政策……成长具永续性”。不过,这些“政绩”其实并没有能提升台湾人民生活水平,更没能解决薪资停滞不前、房价居高不下以及生育率世界垫底的民生困境,美好的宣传还接不上地气。 整体来看,其实就时间点而言,李登辉跟蔡英文访美到大学演讲,都在台湾总统大选“选前”,选前访问美国并演讲,实在难以跟选举脱钩。李、蔡两人的演讲在脉络上相当清楚,试图借由在美国这个足以号令四海的“民主京城”发表演讲,来诉诸台湾内部选举的支持(标准的“出口转内销”)。 然而,李登辉与蔡英文面对的时代毕竟不可同日而语,李登辉时代的台湾还有相当大的资本进行操作,而蔡英文又有多少筹码?李登辉至少还表现他的心跟台湾人民对政治与经济的渴求是站在一起的;蔡英文呢?中国大陆崛起至今,美国对其展开施压,但是早早就靠在美国身边“站队”的台湾,内部却是经济民生的下滑与社会底层的焦躁不安。要知道,蔡英文在美国不断地大谈民主与香港,无助于改善两岸的紧张,也无助于香港的稳定,更无助于台湾追求此后的经济发展。 ...转自多维新闻网http://www.dwnews.com...1563198774889...

1995年6月10日,李登辉在美国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欧林讲座(Olin ecture)发表“民之所欲,常在我心”的演讲,是台湾总统首度在美国大学演说,内容也相当震撼。很久以后才有2015年马英九在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演讲,但改为闭门不公开的形式。李登辉演讲后的24年,这次蔡英文在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演讲,是第三次、也是公开内容的第二次,若将之与李登辉比较,可以挖掘出一些相当有意义的变化与不变。 7月12日蔡英文在哥伦比亚大学演讲,是台湾总统第二次在美国大学演讲并公开内容(图源: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官网) 首先,可以比较李登辉、蔡英文提到“台湾”与“中国”的次数。1995年李登辉在康奈尔大学演讲,以其英文原文来看,一共谈到“台湾”(Taiwan)37次、“中国”(China,含Chinese)23次;蔡英文则谈了“台湾”(Taiwan)24次、“中国”(China,含Chinese)8次。值得进一步说明的是,李登辉讲的是“中华民国在台湾”(Republic of China on Taiwan)与“大陆”(Mainland)的对比,当他讲“China”时,多是提到“中华民国在台湾”,而论及“Chinese”时,基本上是指纯粹血缘文化、没有政治意味的“中国人”;而蔡英文则满是“台湾”(Taiwan)与“中国”(China)的对比,提到“Chinese”时,完全只是描述地理与市场,不涉及人与文化。 特别值得琢磨的是,李登辉提到“全体中国人”(all the Chinese people)的同时,也强调“中华民国在台湾2,100万人民”(the 21 million people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on Taiwan),后者在台湾总统府的中文翻译中,是以“台湾地区的2,100万中国人”表示,翻译与原话显著有落差。 其次,两人演讲的主轴用语皆是“民主”(democracy)。李登辉提了24次;蔡英文则高达32次;至于“自由”(freedom),李登辉提到9次、蔡英文8次。李登辉特别强调的民主,在蔡英文的演讲中,被进一步放大。显然,蔡英文拉大民主的成分,是为了尽力推销台美的“理念相近”。而推销“理念相近”的最好方式,当然就是拿出“专制独裁”(authoritarian)作为对比。“专制独裁”这个李登辉没提到的词汇,蔡英文足足用了6次,对象显然是中共。 蔡英文提到,台湾在“中国阴影的垄罩”下发展民主,“和美国一样,在我们追求民主的路径上滴满了先人的血汗及泪水。现在轮到我们接下他们的棒子,继续高举火炬,为还在往民主道路奋力挣扎的国家,照亮前途”。这种表述近似于佛教“割肉喂鹰”、中国传统神话“愚公移山”或者希腊神话“普罗米修斯”般不挠的牺牲奉献精神,其实是一种举着民主“神主牌”,强调台湾重要性的外交话语。跟李登辉的差别只在于,蔡英文明确划出了一个“威权专制”的对立面,作为二元论述的底本。 1995年李登辉(右)以私人身份访美,并在康奈尔大学演讲提出“中华民国在台湾”,不久后台海即爆发飞弹危机(图源:AFP) 第三,蔡英文的开创性,在使用“香港”凸显民主与威权之间的差异。这一点值得注意,因为此前台湾外交系统才在欧美各国频频投书声援香港,一个月左右的时光,即达10次之多,塑造一波外交攻势,这果然是对蔡英文演讲内容的一出前戏。虽然蔡英文只提到香港两次,但都是为了大力批判一国两制的失败,以及放在民主与威权二元对抗架构下,铺陈威权之下追求民主的艰辛。 相关阅读    “猎巫”心态 对两岸关系发展无济于事    习特会后马上“变脸” 台学者:美围堵中国的两面手法    蔡英文出访前夕 台湾为何发动外交攻势聚焦香港 蔡英文提到“我们看到这个威胁正在冲击香港,年轻人没有管道发声,只好走上街头为民主自由拼搏”。在演讲全程中,蔡英文提到了“威胁”达5次,其中又常以“这个威胁”(this threat)表示,但究竟什么是“这个威胁”?她虽没明讲,但也绝对不是对牛弹琴,弦外之音就是讲中共。不仅将“威胁”与香港链接,更与“信息时代”相结合,颇有刻意强调信息安全与假新闻──这些美国政治人物与智库报告近期重视概念的意涵。 最后,回归百姓生活层面,在经济发展论述上尤可以看出李登辉与蔡英文的差异,李登辉很自信、而蔡英文很空虚。李登辉访美时,独独有一大段落畅谈“台湾经验”,这主要是指经济奇迹与和平政治改革。李登辉提到,“去年(1994年)贸易总额高达1,800亿美元;国民平均所得为12,000美元,外汇存底达970亿美元,仅次于日本,高居全球第二位”,那时候说起这番话,想必是意气风发。 可是2019年的蔡英文,虽然在演讲中数次强调“经济与民主密不可分”,实际上谈到的经济民生成果,却相当空虚。诸如“台湾已决心开辟一条新路来发展经济”、“我们着手经济转型,打造有利的投资环境,海外台商回流数已创下新纪录”、“新南向政策……成长具永续性”。不过,这些“政绩”其实并没有能提升台湾人民生活水平,更没能解决薪资停滞不前、房价居高不下以及生育率世界垫底的民生困境,美好的宣传还接不上地气。 整体来看,其实就时间点而言,李登辉跟蔡英文访美到大学演讲,都在台湾总统大选“选前”,选前访问美国并演讲,实在难以跟选举脱钩。李、蔡两人的演讲在脉络上相当清楚,试图借由在美国这个足以号令四海的“民主京城”发表演讲,来诉诸台湾内部选举的支持(标准的“出口转内销”)。 然而,李登辉与蔡英文面对的时代毕竟不可同日而语,李登辉时代的台湾还有相当大的资本进行操作,而蔡英文又有多少筹码?李登辉至少还表现他的心跟台湾人民对政治与经济的渴求是站在一起的;蔡英文呢?中国大陆崛起至今,美国对其展开施压,但是早早就靠在美国身边“站队”的台湾,内部却是经济民生的下滑与社会底层的焦躁不安。要知道,蔡英文在美国不断地大谈民主与香港,无助于改善两岸的紧张,也无助于香港的稳定,更无助于台湾追求此后的经济发展。 ...转自多维新闻网http://www.dwnews.com...1563198774889...

1995年6月10日,李登辉在美国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欧林讲座(Olin ecture)发表“民之所欲,常在我心”的演讲,是台湾总统首度在美国大学演说,内容也相当震撼。很久以后才有2015年马英九在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演讲,但改为闭门不公开的形式。李登辉演讲后的24年,这次蔡英文在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演讲,是第三次、也是公开内容的第二次,若将之与李登辉比较,可以挖掘出一些相当有意义的变化与不变。

首先,可以比较李登辉、蔡英文提到“台湾”与“中国”的次数。1995年李登辉在康奈尔大学演讲,以其英文原文来看,一共谈到“台湾”(Taiwan)37次、“中国”(China,含Chinese)23次;蔡英文则谈了“台湾”(Taiwan)24次、“中国”(China,含Chinese)8次。值得进一步说明的是,李登辉讲的是“中华民国在台湾”(Republic of China on Taiwan)与“大陆”(Mainland)的对比,当他讲“China”时,多是提到“中华民国在台湾”,而论及“Chinese”时,基本上是指纯粹血缘文化、没有政治意味的“中国人”;而蔡英文则满是“台湾”(Taiwan)与“中国”(China)的对比,提到“Chinese”时,完全只是描述地理与市场,不涉及人与文化。

特别值得琢磨的是,李登辉提到“全体中国人”(all the Chinese people)的同时,也强调“中华民国在台湾2,100万人民”(the 21 million people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on Taiwan),后者在台湾总统府的中文翻译中,是以“台湾地区的2,100万中国人”表示,翻译与原话显著有落差。

其次,两人演讲的主轴用语皆是“民主”(democracy)。李登辉提了24次;蔡英文则高达32次;至于“自由”(freedom),李登辉提到9次、蔡英文8次。李登辉特别强调的民主,在蔡英文的演讲中,被进一步放大。显然,蔡英文拉大民主的成分,是为了尽力推销台美的“理念相近”。而推销“理念相近”的最好方式,当然就是拿出“专制独裁”(authoritarian)作为对比。“专制独裁”这个李登辉没提到的词汇,蔡英文足足用了6次,对象显然是中共。

蔡英文提到,台湾在“中国阴影的垄罩”下发展民主,“和美国一样,在我们追求民主的路径上滴满了先人的血汗及泪水。现在轮到我们接下他们的棒子,继续高举火炬,为还在往民主道路奋力挣扎的国家,照亮前途”。这种表述近似于佛教“割肉喂鹰”、中国传统神话“愚公移山”或者希腊神话“普罗米修斯”般不挠的牺牲奉献精神,其实是一种举着民主“神主牌”,强调台湾重要性的外交话语。跟李登辉的差别只在于,蔡英文明确划出了一个“威权专制”的对立面,作为二元论述的底本。

第三,蔡英文的开创性,在使用“香港”凸显民主与威权之间的差异。这一点值得注意,因为此前台湾外交系统才在欧美各国频频投书声援香港,一个月左右的时光,即达10次之多,塑造一波外交攻势,这果然是对蔡英文演讲内容的一出前戏。虽然蔡英文只提到香港两次,但都是为了大力批判一国两制的失败,以及放在民主与威权二元对抗架构下,铺陈威权之下追求民主的艰辛。

蔡英文提到“我们看到这个威胁正在冲击香港,年轻人没有管道发声,只好走上街头为民主自由拼搏”。在演讲全程中,蔡英文提到了“威胁”达5次,其中又常以“这个威胁”(this threat)表示,但究竟什么是“这个威胁”?她虽没明讲,但也绝对不是对牛弹琴,弦外之音就是讲中共。不仅将“威胁”与香港链接,更与“信息时代”相结合,颇有刻意强调信息安全与假新闻──这些美国政治人物与智库报告近期重视概念的意涵。

最后,回归百姓生活层面,在经济发展论述上尤可以看出李登辉与蔡英文的差异,李登辉很自信、而蔡英文很空虚。李登辉访美时,独独有一大段落畅谈“台湾经验”,这主要是指经济奇迹与和平政治改革。李登辉提到,“去年(1994年)贸易总额高达1,800亿美元;国民平均所得为12,000美元,外汇存底达970亿美元,仅次于日本,高居全球第二位”,那时候说起这番话,想必是意气风发。

可是2019年的蔡英文,虽然在演讲中数次强调“经济与民主密不可分”,实际上谈到的经济民生成果,却相当空虚。诸如“台湾已决心开辟一条新路来发展经济”、“我们着手经济转型,打造有利的投资环境,海外台商回流数已创下新纪录”、“新南向政策……成长具永续性”。不过,这些“政绩”其实并没有能提升台湾人民生活水平,更没能解决薪资停滞不前、房价居高不下以及生育率世界垫底的民生困境,美好的宣传还接不上地气。

整体来看,其实就时间点而言,李登辉跟蔡英文访美到大学演讲,都在台湾总统大选“选前”,选前访问美国并演讲,实在难以跟选举脱钩。李、蔡两人的演讲在脉络上相当清楚,试图借由在美国这个足以号令四海的“民主京城”发表演讲,来诉诸台湾内部选举的支持(标准的“出口转内销”)。

然而,李登辉与蔡英文面对的时代毕竟不可同日而语,李登辉时代的台湾还有相当大的资本进行操作,而蔡英文又有多少筹码?李登辉至少还表现他的心跟台湾人民对政治与经济的渴求是站在一起的;蔡英文呢?中国大陆崛起至今,美国对其展开施压,但是早早就靠在美国身边“站队”的台湾,内部却是经济民生的下滑与社会底层的焦躁不安。要知道,蔡英文在美国不断地大谈民主与香港,无助于改善两岸的紧张,也无助于香港的稳定,更无助于台湾追求此后的经济发展。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分享:

支付宝

微信